毕竟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4-28 21:30    次浏览   

一边是遥遥无期的“协商解决”,一边是饱含希望的“继续坚守”。

“我现在只希望听到好消息,能把我两年的工资在过年前发了,让我的家人孩子过个好年。”赵国富说。

2011年年底,东川区野牛水库工程封顶,但作为在职工人的赵国富与他的9名同事却再也没拿到一分工资。

赵国富家住农村,妻子并无固定工作,家里两个孩子,一个在昆明上大学,算下来每月需要1000元的学费及生活费,小儿子也读小学五年级。赵国富的妻子说,为了维持家用,自己只得四处打工,赚到的钱也只能省吃俭用,每月维持家庭生活支出费用仅有几百元。“生了病也不敢看,只能扛着,最多买些廉价药品。”

员工连续两年未获得任何工资,这样的事并没有出现在某个老板卷款逃跑的私企中,却发生在了一个事业单位里。这些员工同属于东川区野牛水库管理所,这一负担着东川区6万人口供水的水库属于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,因为收益极为微薄,每年依靠卖水的费用仅有24万元,根本无力支付职工工资。对此,东川区水务局相关领导称,已上报政府协商解决此事。

赵国富的手机话费也无力承担,靠着同事及所长的帮助才勉强保持通话,为了维持生活,这个家庭已经举债6万余元,能借的亲戚也都借遍了。尽管如此,赵国富依旧坚持每日去水站工作,确保居民供水。而与他一同坚持的,还有他的另外9名同事。

为何自收自支的水库会长期入不敷出?为何本该在4年前就应完工的水利工程,至今还没有完工?为何水库管理所多次向上级反映发不出工资的情况,消息却如石沉大海?希望职工们的坚守不会落空,也希望水库管理站早日摆脱窘境,毕竟,他们承担着为东川区6万人口供水的重任。

在这个承诺并无明确的兑换时间之前,这种坚守反而成为了一种讽刺。对于赵国富们而言,其实可以愤而辞职,从事别的工作以减轻自己亲人的重担。然而,在这个得来不易的事业单位工作面前,他们更愿意选择另一条路,愿意相信问题可以解决,期待着补发工资的那一天。

赵国富今年45岁,2008年成为了东川区野牛水库管理所的职工。这份让人羡慕不已的事业单位的“稳定”工作,却在2年前开始让他纠结不已。

职工 水库管理所2年没发工资 生活陷困境